【复兴荣耀】2019年引爆《黄金·荣耀》摘录1-5-荣耀收割/路得.沃德.赫芙琳

               

(编辑排版:以萨迦恩典传媒,转载请注明)

让我们一起走进荣耀引爆的2019年!!!

荣耀系列第七部《黄金·荣耀》

作者:路得.沃德.赫芙琳  @Ruth Ward Heflin

翻译:@Tories

Golden Glory

The NEW WAVE of Signs and Wonders

作者路得:为荣耀系列瑞尼(永恒入侵时间系列作者),大卫/约书亚米勒等仆人的属灵母亲!上帝藉着她留下非常宝贵的属灵产业!上帝也藉着她服侍了许多国家的总统和总理等重要任务!

《黄金.荣耀》是路得.沃德.赫芙琳姊妹的七大代表作之一,她一生都被神使用,教导关于赞美、敬拜和荣耀的真理,她也身体力行,常能把神的荣耀从天上带到地下,据说她死后那种强烈的恩膏一直还在,就像先知以利沙一样。我们知道,赞美和敬拜将我们导向神,与主紧密连接,让神的荣耀降下,这是我们在属灵争战无比激烈的末世是非常需要的,就让路德姊妹这部蛮有恩膏的书将我们带入神无比的荣耀吧!

目录

简介6

第一章 什么是黄金荣耀7

第二章 我们如何第一次经历黄金荣耀9

第三章 荣耀跟随着我们17

第四章 期待“全新”22

第五章 黄金荣耀降临在浸信会的弟兄姐妹身上26

第六章 又有另一些事工抓住了神的荣耀29

第七章 神迹奇事的春季与冬季30

第八章 1999年夏季营会发生的神迹奇事31

第九章 美国达拉斯与奥兰多的黄金荣耀32

第十章 孩子、青年人与黄金荣耀33

第十一章 通过读书、电话、收听广播电视节目,获得黄金荣耀34

第十二章 黄金荣耀影响着列国35

第十三章 是什么带着我们来到此地36

第十四章 黄金荣耀的目的37

第十五章 何人能领受黄金荣耀?38

第十六章 我们对于黄金荣耀的态度应当如何?39

第十七章 对于未来,我们当有何期待?40

第十八章 兴起诸世代的根基41

天门打开,天降金粉(视频)

 (视频为路得的属灵儿子:Joshua Mills)

看见神荣耀彰显@JoshuaMills

简介1

西面给他们祝福,又对孩子的母亲马利亚说:“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许多人兴起;又要作毁谤的话柄....”  --《路加福音》2章34节

我乐意将至高的神向我所行的神迹奇事宣扬出来。 --《但以理书》4章2节

他护庇人,搭救人,在天上地下施行神迹奇事...  --《但以理书》6章27节

主借使徒的手在民间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都同心合意地在所罗门的廊下。..信而归主的人越发增添,连男带女很多。  --《使徒行传》5章12、14节

“...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 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主耶稣和他们说完了话,后来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边。门徒出去,到处宣传福音。主和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阿们!  --《马可福音》16章17-20节

我们若忽略这么大的救恩,怎能逃罪呢?这救恩起先是主亲自讲的,后来是听见的人给我们证实了。神又按自己的旨意,用神迹、奇事和百般的异能,并圣灵的恩赐,同他们作见证。  --《希伯来书》2章3-4节

看哪,我与耶和华所给我的儿女,就是从住在锡安山万军之耶和华来的,在以色列中作为预兆和奇迹。--《以赛亚书》8章18节

我又看见在天上有异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灾,因为神的大怒在这七灾中发尽了。--《启示录》15章1节

以色列人哪,请听我的话: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神迹,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  --《使徒行传》2章22节

他就用大能的手和伸出来的膀臂,并大可畏的事与神迹奇事,领我们出了埃及。--《申命记》26章8节

至于地,能出粮食,地内好像被火翻起来。地中的石头有蓝宝石,并有金沙(金粉)。 --《约伯记》28章5-6节

要将你的珍宝(英王钦定本作:黄金)丢在尘土里,将俄斐的黄金丢在溪河石头之间;全能者就必为你的珍宝(守护),作你的宝银。 --《约伯记》22章24-25节

王女在宫里极其荣华;她的衣服是用黄金线绣的。--《诗篇》68章13节

我也使你身穿绣花衣服,脚穿海狗皮鞋,并用细麻布给你束腰,用丝绸为衣披在你身上,又用妆饰打扮你,将镯子戴在你手上,将金链戴在你项上。我也将环子戴在你鼻子上,将耳环戴在你耳朵上,将华冠戴在你头上。这样,你就有金银的妆饰,穿的是细麻衣和丝绸,并绣花衣;吃的是细面、蜂蜜,并油。你也极其美貌,发达到王后的尊荣。你美貌的名声传在列邦中,你十分美貌,是因我加在你身上的威荣。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以西结书》16章10-14节

示巴的众人都必来到;要奉上黄金乳香,又要传说耶和华的赞美。...众海岛必等候我,首先是他施的船只,将你的众子连他们的金银从远方一同带来,都为耶和华——你神的名,又为以色列的圣者,因为他已经荣耀了你。 --《以赛亚书》60章4、6、7节

你也必吃万国的奶,又吃君王的奶。你便知道我——耶和华是你的救主,是你的救赎主,雅各的大能者。我要拿金子代替铜,拿银子代替铁,拿铜代替木头,拿铁代替石头;并要以和平为你的官长,以公义为你的监督。   --《以赛亚书》60章16 -17节

万军之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在这地方我必赐平安。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哈该书》2章8节

我起来,要给我良人开门。我的两手滴下没药;我的指头有没药汁滴在门闩上。  --《雅歌》5章5节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诗篇》23章5节

我二次问他说:“这两根橄榄枝在两个流出金色油的金嘴旁边是什么意思?”.....他说:“这是两个受膏者站在普天下主的旁边。”  --《撒迦利亚书》4章12、14节

简介2

神为我们预备了祂荣耀的喷发,伴随而来的,是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神迹奇事。我们无法命名这些神迹奇事,因为上帝要做圣经里从未提到的事,祂也要做我们难以想象的事。

这就是那时候了。圣经记载了在初代教会诞生的五旬节那天,所发生的令人叹为观止的神迹奇事。基督教会带着荣耀与能力诞生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将诸城里成千上万的人们带入耶和华神的王国。

教会影响了整个世界,初代教会的基督门徒们,被称为“搅乱天下/(直译:颠倒世界)的人”。--《新约--使徒行传》17章6节   

今日,我们正处于万物发展的顶峰,即将到来的爆发要比以往更大,很短的时间内,数以百万计的人们要被扫入神的王国。这事远超我们所有人的想象。

我一生中经历了无数神迹奇事。我们几个兄弟姐妹还很小时,父母就带着我们参加美国各地的重大属灵复兴运动。我们看见跛脚的起来行走、聋子听见、瞎眼看见,我们看见人们的双手流出膏油,我们看见神超自然地填充人们缺失的牙齿。看见神迹奇事的发生,成为了我的正常生活方式。

事实上,我们一家就是靠着神迹奇迹生活:汽车油箱空了,而我们没钱购买汽油时,我的父母就向神祷告倍增汽车油箱里的汽油,于是神倍增汽油;教会的奉献不够支付账单时,母亲就带着信心一遍遍数算奉献款,于是神倍增那些奉献款。

神迹奇事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家常便饭,以至当我成为一位周游列国的传道人时,我总期待在各处看见神迹奇事。我从未失望。对于那些相信祂的人们,神从未停止施行神迹奇事。新千年(公元2000年)到来前夕,我们正看见全新的事——猛然间,神向祂的子民送出肉眼可见的黄金荣耀,黄金出现在基督教各宗派背景的基督徒身上。

黄金荣耀在一切处所彰显,它在我们的家里、办公室、商业场地出现,就在我们祷告、敬拜、开车、在餐馆聚餐时,黄金荣耀突然降临在我们的身上。

黄金荣耀向那些寻求它的人彰显,也向从未寻求它、不知晓它的人彰显。在末世的日子里,神照着自己的至圣主权,向人们显明祂的同在与能力。这是神拨给列国的叫醒电话。上帝正努力让我们的关注祂,说,“我是永活的真神,我与你们同在。”为了向全世界证明这一事实,神用了一种极其显然的方式——祂黄金荣耀的大雨。

@路得.沃德.赫芙琳 

美国弗吉尼亚州阿什兰

第一章 什么是黄金荣耀

What Is This Golden Glory?

黄金荣耀是什么?当它第一次出现时,我叫它“金粉-Gold dust”,因为它在我看来的确像金子。虽然有时更像大一些的金片,但通常是细颗粒。有人称它为“荣耀的粉末-Glory dust”。也许,我们应该称之为“天国粉末-Heavenly dust”。我知道这是一个神迹奇事,我为此而感到喜乐。

黄金荣耀是神可见的临在。摩西从西奈山下来时,以色列百姓看见摩西脸上出现这样的荣耀,这也是在旷野里,耶和华神与以色列人同在时彰显的荣耀——白日如云柱、夜晚如火柱,以色列人与仇敌都能看见它。

黄金荣耀以各种各样独特的方式出现,它在敬拜神的人们的脸上、手上或身体其他部分出现。黄金雨从天上降下来,落在人们的身上、衣服上,或者落在他们的周围。我看见黄金荣耀在我眼前被神创造出来,然后落在人们身上。它如同雨,如同雾,如同云彩,神的临在环绕我们。它是超自然的,无法用科学解释。

它临到我们中间的事奉者,也临到聚会里的众人。各年龄段的人们,甚至非常年幼的儿童或婴儿身上,都出现了黄金。

并非每一人都能立刻领受黄金荣耀,一些人是在聚会结束回家后才得到的。今年七月,一位女士打电话给我说:“路得姐妹,我们结束营会、回到家中时,我和我丈夫身上都落满了金粉。她花了几分钟告诉我所发生的事。我们在营会为她祷告过,但直至她到家,神迹奇事才发生在她身上。

有些人在回家的路上发现金粉降临,另一些人则在办公室、工厂或学校里发现,不一而足。神选择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彰显他的荣耀。祂在公开的聚会里分赐给我们这样的荣耀,接着,祂就彰显自己的临在。

黄金荣耀彰显的方式不同、彰显的环境也各异,这一事实表明,神在施行能力方面拥有绝对的主权。去年夏天,来自法国的大卫.赫卓格(David Herzog)弟兄参加了我们的夏季营会。后来,他打电话给我说,他的教会里有一位女士所穿的银色鞋子被神用金粉覆盖,那双银鞋于是看起来像一双金鞋。并且,神还特地给那双鞋留出一些银色部分,好让人们都知道,那是一个神迹奇事。

有些人正是用黄金替换了银。

大卫.赫卓格(David Herzog)

荣耀引爆@大卫.赫卓格

见证墨西哥复兴、南美复兴和欧洲复兴的乔纳森.奎格利(Jonathan Quigley)弟兄,也看到过不少同样的彰显——金粉、银粉甚至钻石刨花。他说,神正在做一件与众不同的新事:用金子包裹人造珠宝,使之成为真正的金制首饰。

为什么神要这么做?——祂要我们关注祂,好让我们知晓祂才是神,让我们看见祂的能力,并看见祂的主权的某一层面,而那一层面是我们历来未知的。

所有这些,都让神的子民产生全新的信心层级。若我们能在这一神迹奇事的河流里行走,我们会发现,这一领域正不断拓宽。若肉眼可见的金片出现在我们中间,我们的信心就提升、提升,直到我们能够相信其他的神迹奇事也能发生。

1998年11月,我们的一位姐妹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纽卡斯尔的皇家剧院(Royal Theatre)事奉时,在场的每一人都听到了神的声音,是从剧院音箱里发出的肉耳听得见的声音。他们都四下张望搜寻,想搞清楚那声音从哪儿来,但麦克风附近确实一个人也没有。神说:“这是一个神迹的复兴(revival of signs)。感谢我吧!”神还需要再多说些什么吗?

神在全地显露祂的荣耀,他一直如此行,通过与众不同的作为——我们称为“神迹奇事”。在我们中间愈发频繁出现的黄金荣耀,不过是神在末世里,为祂的子民所预定的更大之事的开端。

第二章 我们如何第一次经历黄金荣耀

How We First Experienced the Golden Glory?

1997年圣诞节,简.劳德尓(Jane Lowder)姐妹从南美洲旅行回来,她讲述了一位巴西女士——茜尔瓦妮亚.玛查多(Silvania Machado)的故事。这位女士敬拜神时,金粉就出现在她的身上。简.劳德尓姐妹还带回了一盘录像带,向我们展示这一美妙的神迹奇事。

劳德尓姐妹第一次看见金粉时,她并不明白那是什么。她搞不懂为什么茜尔瓦妮亚要把脸弄得金闪闪的,这是一种新的化妆潮流吗?大约就在两年前,劳德尓姐妹还曾为茜尔瓦妮亚得到圣灵的洗而祷告,现在到底怎么了?

劳德尓姐妹提出疑问后,她发现,金粉原来是神以超自然的方式赐予茜尔瓦妮亚的礼物。那是神荣耀的彰显——黄金荣耀。

肉眼可见的荣耀,从茜尔瓦妮亚的头皮飘落下来。连续14个晚上,劳德尓姐妹在那里的教会里讲道,黄金荣耀每晚都彰显在茜尔瓦妮亚身上,除了其中一晚她躺倒并魂游象外。每晚聚会开始前,劳德尓姐妹都会先检查一下茜尔瓦妮亚的头皮与头发,检查结果是她的头皮与头发上一如平常、没有它物。

有时候,茜尔瓦妮亚所在教会的巴西牧师会打开圣经,让茜尔瓦妮亚把头上的金粉抖落到圣经上,一小堆、一小堆的金粉堆积在圣经的扉页上。有时,牧师直接把茜尔瓦妮亚的头上的金粉收集到手里。牧师感觉金粉的出现非常神奇,就拿着金粉膏抹会友们。于是,这极大的神迹奇事就在会友当中传开了。

看到这段录像时,我们都很喜乐,但是我们不知道的是,不久以后,神就开始在我们美国弗吉尼亚州阿什兰的聚会里彰显祂的黄金荣耀了。观看这段录像后的几周内,黄金荣耀就发生在我们当中。在冬季营会期间,黄金荣耀在聚会中出现了10~12次,它开始出现在我的脸上,以及会众中其他人的脸上和手上。

茜尔瓦妮亚把头发里的金粉撒到圣经上(实况录像截屏)

“1998年春季姐妹聚会”的第一天晚上,美国阿拉巴马州的简纳.奥尔康姐妹(Sister Jana Alcorn)正发言时,我看到黄金荣耀的片粒出现在她的脸上。服侍聚会接近结束时,我提醒了她这一现象,而她说自己没感觉到异样。我问劳德尓姐妹是否能在次日上午,向奥尔康姐妹、向整个会场里的会众播放巴西教会黄金荣耀的的实况录像。

第二天上午的服侍聚会结束后,一位女士走进洗手间换衣服,并准备开车回家。她听见有物件掉落在地上,她想一定是胸针掉了,于是弯腰去捡,但令人吃惊的是,她捡到的竟然是一个金块。她把金块带到聚会里,在场的每一人都看到了神所行的奇事,并且欢喜快乐。接着,会场里的其他人也经历了黄金荣耀的彰显。

来自新奥尔良的六位高贵女士参加了这次聚会,她们不仅怀疑金粉,而且怀疑聚会里爆发出来的笑声(圣笑,Holy Laughter)。她们的返程航班在底特律机场中转,由于飞机引擎出现故障,她们在那里耽搁了数小时,一些旅客留在飞机上,其余的旅客走入候机楼。等待飞机检修的时候,走入候机楼的那几位女士发现她们的身上出现了金粉,回到飞机上,她们中间又爆发出笑声(圣笑,Holy Laughter)。由于她们怀疑这些经历,神就在最不可能的地方——美国底特律机场,让她们见到了金粉的彰显。

同年八月,茜尔瓦妮亚从巴西出发,来到美国参加我们在阿什兰举行的营会。上帝如此与她同在,以至于一见到她,我就哭了起来。过去十二年,一系列的严重病症临到茜尔瓦妮亚,包括几种癌症——肝癌、骨癌和白血病,她的骨头变得十分脆弱,常常发生骨折。家人们四处为她寻访良医,变卖了所有的财产并债台高筑。最后,茜尔瓦妮亚虚弱得走不出家门,只能由丈夫路易斯负责照料,若丈夫出门上班,她就得由自己的孩子们负责照料。她的皮肤开始渗出胆汁,这一状况通常只在人们死亡后几小时才出现。

在这段时间里,没有人告诉路易斯和茜尔瓦妮亚,耶稣可以帮助她。直到有一天,神把一位来自巴西偏远地区的男士,带到了路易斯所在的公司。这位男士只在公司里待了一个月,他与路易斯成了朋友。有一天他来到路易斯家中,看见茜尔瓦妮亚的病情,就建议把她带到当地的一个教会里去,让教会为茜尔瓦妮亚的疾病祷告。茜尔瓦妮亚兴奋地去往了那一教会,教会牧师夫妇的热情与友善,让茜尔瓦妮亚夫妇印象深刻——由于胆汁持续从茜尔瓦妮亚的皮肤渗出,所有的朋友都离得远远的,他们感到被拒绝与排斥,能找着如此爱他们并且不吝啬表达爱意的人,真是太好了。

牧师夫妇先把茜尔瓦妮亚夫妇带到耶稣基督面前,让他们认信了耶稣。接着牧师做医治祷告的时候,问茜尔瓦妮亚是否愿意给主耶稣30天的时间来医治她。茜尔瓦妮亚回答说:“30天算什么呢?我已受苦整整12年了。

”接下来几天,茜尔瓦妮亚依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很难受,教会里的基督徒们在周末又为她祷告了两次。到了周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糟透了,感觉自己的死期将至。然而,周二醒来时,她明白一切都改变了,她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丈夫路易斯和孩子们都发现了她身体的变化——她恢复了正常的皮肤颜色。几天后,茜尔瓦妮亚返回医院复查,医生宣布她身上的癌症完全消失了。

一年后,茜尔瓦妮亚受邀参加一个通宵祷告聚会——由于从未参加过这样的聚会,她不知道这样的聚会是怎么一回事,于是穿着高跟鞋和最好的衣服去了。就在那晚,膏油开始从她手里流出来,她搞不清楚那膏油是什么,只好请教她的牧师,这一情况持续了好几周。膏油出现后又过了一年,在另一次通宵祷告聚会里,茜尔瓦妮亚身上开始出现小金片。由于从未见过身上出现金粉的人,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些小金片是怎么回事。

茜尔瓦妮亚把头发里的金粉撒到圣经上(实况录像截屏)

起初,茜尔瓦妮亚对那些小金片的出现感到尴尬,于是尽可能快地冲洗掉它们;然而有时这些小金片冲洗不掉。有回一连几天,她身上都覆着金片。劳德尓姐妹亲眼目睹了这一奇事并告诉给我们,这也是我们邀请茜尔瓦妮亚参加阿什兰夏季营会的原因。同年八月,我们教会的人们在阿什兰集体目睹了茜尔瓦妮亚身上的黄金荣耀,人们开始经历这一奇事,她的来访祝福了我们所有人。夏季结束以前,这种肉眼可见的黄金荣耀,在我们中间愈发频繁地出现。几乎在我每一次讲道的时候,金粉都会出现在我脸上、出现在参加营会的众人身上。

茜尔瓦妮亚第一次来到我们中间时,原教会的师母(巴西乌伯兰迪亚教会-Uberlandia, Brazil的牧师)也陪同着她,这位师母的讲道,同样奇妙而鼓舞人心。她告诉我们,在遇到茜尔瓦妮亚前不久,教会里一位成员来找牧师夫妇,说他正认真地考虑是否离开教会。牧师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在圣经里读到初代教会的故事,又看见初代教会的使徒们行了许多神迹奇事,“可是,我们的教会里没有多少神迹奇事,我想找到一个有神迹奇事的教会。若初代教会拥有神迹奇事,我们的教会里也同样应当有。”

于是,牧师夫妇二人开始向神祷告赐给他们神迹奇事,不久上帝就把茜尔瓦妮亚带到他们的教会里,并医治了她身上的严重疾病。茜尔瓦妮亚的到来,就是神对祷告的回应——他们祷告,让神更大的荣耀在他们中间彰显出来。

   撒落在圣经里的黄金

茜尔瓦妮亚到访后几天,我的朋友以利.米兹拉奇(Eli Mizrachi)来找我一同喝晨间咖啡,以利曾辅佐过以色列总理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 Gurion)。他用希伯来语问我:“有什么新鲜事吗?(Ma hadash?)”我立刻想到神赐下的金粉现象,于是我跟他谈起茜尔瓦妮亚的到访,以及神在她生命中所做的事。我正谈论这事的时候,以利说:“路得,我在你脸上看见金粉了。当你正述说的时候,金粉就出现了。”几分钟后,他又说:“我看见金粉出现在你手上了。”他感到特别惊讶。

几天后,我仍在耶路撒冷,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一位阿拉伯商人身上。他问我:“有什么新鲜事吗?”我告诉他,当我正述说着金粉现象的见证时,他就能看见黄金荣耀开始出现在我的身上。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我说:“你身上的金粉,让我印象深刻。”

金粉现象是神同在彰显最奇妙的一个层面,它吸引人们来到神的面前,它打开了一扇门、让人们能够更深入地谈论神。我曾多次向这两位朋友谈及神,但现今没有什么比得上神的超自然工作——神迹奇事吸引人就近观看,让他们相信神同在的真实。

1999年3月,我和黛安.斯隆(Diane Sloan)的团队一起,在美国俄亥俄州汉密尔顿市的汉密尔顿基督中心(Hamilton Christian Center)举行的妇女大会上讲道。第二天早上,我们走进牧师的书房时,电话铃声响了,是《灵恩-Charisma》杂志的一位记者挂给我的电话。这位记者想要了解关于金牙的超自然彰显,他想知道我们的聚会中是否有这些彰显。

通过他,我了解到这种超自然彰显在一个星期前发生了,地点是在加拿大多伦多机场教会(Toronto Airport Fellowship Church)。我告诉这位记者,我们最早曾在1960年代的复兴运动期间见过这样的彰显,1970-1980年代这样的彰显现象偶尔发生。我对采访记者说,“若那是神正做的事,那么我们也将拥抱它。”不久,在我们阿什兰的聚会里,以及我们的所到之处,黄金荣耀开始爆发——每当我们在聚会里宣告黄金荣耀,它就爆发出来。

加拿大多伦多机场教会(Toronto Airport Fellowship Church)

领受这种神迹奇事的人们确实有相应的需要。对于另一些人,神使用黄金来替换他们嘴里原来的银汞合金的填充牙。起初只发生在一两个人身上,后来扩散到许多人身上;起初,有人获得一个黄金的填充牙,不久后,有人一次性获得了许多填充牙。有些人嘴里的每一颗填充牙都变成了黄金填充牙,看起来棒极了,那些现场看见这一神迹它的人都被深深打动。

牙医鉴定过其中许多金牙神迹,他们确认这些假牙是黄金质地的,但无法解释金牙从何而来。这是神赐给我们的另一神迹奇事,显明祂是多么地爱我们。

例如,那年六月的某晚,我和文森特.沃尔什(Vincent Walsh)牧师在宾夕法尼亚州靠近费城的温内伍德(Wynnewood)的Presentation教会,一名男子站起来作见证,他说:“周一晚上,一位女士宣布会出现金牙现象时,我就在场。聚会结束后,我妻子与她的朋友互相看了看对方的嘴,想找找是否有金牙出现。但她们什么也没找到。

“第二天早上,我和妻子坐在桌旁,我为了某件事笑起来,她看到我的几颗牙齿,说:你就是得到金牙的那一人。”女士们都忙着彼此看对方的牙齿,却没有想到看看自己丈夫的牙齿。那天,他去找了牙医,牙医证实他确实得到了一颗金牙,周四晚上,他又回到聚会里作见证。

我们进入了一个令人兴奋的全新领域。

我的哥哥在去世前旅行的最后一站是巴西,他回到美国时,对神在巴西所做的一切感到非常兴奋。他带回了一罐从茜尔瓦妮亚手里流出来的超自然膏油,并述说神是怎样使用茜尔瓦妮亚的。我们不知道,这将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旅行。上帝把他带回天家后不久,与巴西、与茜尔瓦妮亚姐妹的特殊联结仍然持续着,她许多次来到我们中间访问与服侍。

茜尔瓦妮亚首次踏上美国的土地,就为参加我们的营会,因此我们认为这是主耶和华所赐的殊荣恩宠。

第三章 荣耀跟随着我们

The Glory Followed Us

那一年的营会结束后,黄金荣耀彰显仍持续着。营会结束后那周,我去往耶路撒冷,在锡安山与南希.伯根(Nancy Bergen)一起服事,黄金荣耀出现在所有的场合里。周一晚间,我受邀在雅法门(Jaffa Gate)的基督教会里讲道,那里有犹太基督徒(Messianic congregation, 犹太弥赛亚信徒)。黄金荣耀再一次发生。

回美国的路上,我在丹麦举行的妇女大会上讲道,金粉也落在聚会的现场里。

接下来的几周、几个月,我在美国菲尼克斯(Phoenix)、亚利桑那 (Arizona)、夏洛特(Charlotte)、北卡罗来纳(North Carolina)、亚特兰大(Atlanta)、乔治亚(Georgia)、莫比尔(Mobile)、阿拉巴马(Alabama)等大城市聚会,也在许多小城市聚会。那年秋季与冬季,我所到之处,上帝都彰显祂的荣耀。11月,凯伦.桑德维克姐妹(Sister Karen Sandvick)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朵拉山(Mt. Dora, Florida)打电话给我,她是一位获奖摄影记者,几年前参加过我们的营会,神用非常特别的方式触摸了她的生命。营会结束后,她去往耶路撒冷,在那里同我们足足待了一年。接着,她在苏联各地旅行,为那里的正被神带回以色列的犹太人拍照。

几年后,她回到美国佛罗里达州朵拉山的家中。朵拉山是一座迷人的历史小镇,距离奥兰多市区约一小时车程。她打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前往朵拉山,帮助启动她在那里的事工。我很乐意,问她有什么想法。她回答说:“这里有一个小礼堂,我们可以租下它,大概有700个座位。”对于一个只有数千人的小镇来讲,这个主意不错。我答应了她。凯伦刚刚启动那里的事工,我们不清楚多少人要来参加这一聚会,然而我们从不担心聚会人数。神会亲自做事。

凯伦还安排我在“尖峰-Pinnacle”节目中接受采访,这档频道在奥兰多第55电视频道公映。早晨六点,我搭乘飞机离开里士满市,下飞机后直接赶往电视台,采访者克劳德.鲍尔斯弟兄(Brother Claud Bowers),当时我其实并不知道,他其实就是这个电视台的老板。

克劳德.鲍尔斯(Claud Bowers)

鲍尔斯与我聊天时,他扫了一眼我的履历材料——他见过不少比这更好的履历,看得出,他感觉这只是一个例行的采访节目罢了。

然而,当我问了一句话后,整个采访气氛转折了——我问他:“听说过吗?我们的聚会里出现了金粉。”

他回答说:“我没听说过,怎么一回事呢?”

我向他述说神超自然的行事,他马上叫来一位助手,说:“我们在10分钟后开始电视直播。”电视台的原计划是先录制节目,然后找时间在电视上转播。但是,神所行的这些神迹奇事如此令人兴奋,让计划改变了。

鲍尔斯是很棒的采访者,时间过得很快。他问了一些关于我生活与事工的问题,让我有机会与观众们分享神的美善。接着,他开始询问神的崭新彰显,于是,我开始述说神现在所行的事。节目的最后,他又换了一个话题,接着,正当节目接近结束时,我望着他,发现圣灵在他的左脸上放了一些金粉,就在他的左眼下边。我想也没想,就说:“克劳德弟兄,你的左眼下边出现了一些金粉。”我的话音刚落,节目就结束了。

那天,节目的观众们都看见了这一金粉神迹,鲍尔斯脸上的那一片金粉,让第二天晚间朵拉山的聚会现场座无虚席——奥兰多市有许多很棒的教会与事工,为什么奥兰多和周边地区的人们会在交通晚高峰期间,驱车一小时前往朵拉山这样的小镇去听一位他们从未听说过的传道人讲道呢?那一小片金粉起至关重要的作用。那天晚上,我再一次明白了神迹奇事的所是与意义:神使用神迹奇事聚集祂的子民,然后与自己的子民相遇。神就像祂常做的那样,让我们预尝了那更伟大的日子。

第一天晚上的聚会里,我们得到了很多金粉;第二天早晨,我邀请人们到讲台前分享他们的金粉经历。我本来想,大概就讲5~10分钟就好了吧,结果他们花了45分钟才把前一天晚上神在他们身上行的神迹奇事讲全。其中一位弟兄说,他在神能力里倒地,落在他身上的不是金粉,而是更大体积的东东——几个金块(Gold nuggets)。另一位女士说,她把手上出现的金粉都擦在丈夫的外套袖子上,这样他们就能看清楚每一粒金粉了。

当黄金荣耀发生在我们身上时,我们很快就会相信。若黄金只出现在别人身上,我们也许仍持怀疑态度;然而,当黄金发生我们自己身上时,我们就很难忽视这一神迹奇事。

仅使用落在人们的金片,神兴起了美国佛罗里达州中部的许多人。

我有幸受邀参加一场聚会,这场聚会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城的大都会教会(Metro Church, Oklahoma City)举行,到场的还有来自阿根廷复兴运动的牧师们。我到达那里时,发现聚会的组织、召集人正是兰迪.克拉克牧师(Pastor Randy Clark),上帝曾经使用他帮助点燃加拿大多伦多的属灵复兴。

几年前,我在美国费城的本杰明.史密斯牧师(Pastor Benjamin Smith)的教会里见过他,那时神呼召我站起来为他发了预言,因此他认识我。俄克拉荷马城聚会的第二天,兰迪.克拉克牧师邀请我去耶路撒冷的马可楼(Upper Room)参加一场牧师特会。

兰迪.克拉克牧师(Randy Clark, 台译柯兰迪)

在耶路撒冷马可楼的特会里,兰迪.克拉克谈了一会儿关于属灵复兴的事,接着回答了牧师们的提问。然后他转过身,问我是否愿意讲讲金粉的事儿。

我回答说:“噢,原来你也知道金粉现象。”

“是的,”他说,“我听说你在聚会时会出现黄金。”

于是,我开始讲述金粉现象在我们的事工中首次出现的情形。这时,有人走到兰迪.克拉克身边低语,接着两人一同开怀大笑。兰迪.克拉克解释说:“几天前,我们中有人去了另一间教会,一位弟兄身上到处是亮晶晶的东东。我们以为,他是不小心被孩子们的玩具贴片弄到了,想去那间教会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直到你谈论金粉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是神的黄金超自然彰显在他身上。”

接着,牧师们排队请我为他们祷告。我祷告时,他们就倒在神的能力里。一位牧师后来发传真给我说,这是他第一次被圣灵击倒。他说,从地上爬起来时,他的嘴唇上沾满了金粉;当他回到家里脱下衣服时,还发现自己的身上也有金粉。

那年11月,我在美国凤凰城参加了几个聚会。一位在聚会中被神医治的男士,后来发来了传真讲述神在他身上的作为,以下是传真的摘录:

威廉.J.梅尔尼卡斯.Jr, 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William J. Melnikas, Jr., Phoenix, Arizona):

“感谢你来到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第一浸信会教堂(First Baptist Church)。周二、周三晚上两场聚会里耶和华神的同在,永远地改变了我的生命。我再一次接受耶稣进入我的生命,并且领受圣灵。

周二晚间的聚会里,你为我身上的牛皮癣祷告,我被圣灵击倒在地上,我浑身剧烈战抖,我在圣灵如同醉酒之人,那天晚上是妻子开车送我回家的。

周三晚间的聚会里,一位牧师再次为我祷告。这回,有一种奇妙的宁静笼罩着我,与前一晚不同。后来,另一位牧师为我按手祷告时,我就倒在座位上。

周四那天,我穿了一件新的黑色T恤,直到晚上我把衣服脱下来时,才发现衣服上面沾了几条金线。我脸上的皮肤通常很干,但最近几天却非常油,就像十几岁时那样。最棒的消息是,在经历两年的皮肤癣症后,我的牛皮癣在两天内完全消失了。赞美神!祂是最伟大的医生。我感谢祂!”

令人兴奋的新事正在发生!

第四章 期待“全新”

An Expectation for “the New”

直到我们看了茜尔瓦妮亚的录像、她到访我们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营会后,一个全新层级的神迹奇事开启了,那是我们的脑袋从来想象不到的。突然间,我们必须完全依靠圣灵。像往常一样,圣灵不想让我们中的任一人认为“我们什么都知道”——祂移走我们心里的宗教框架,好让我们完全信靠祂。圣灵一直在做前所未有的新事。

当我们站立在神的临在里,我们忘记所知道的一切,好让神藉着圣灵,带出全新的事。许多年来,我们事奉的唯一益处就是能认出属祂的印记——虽然祂可能改变行事方式,但我们仍能认得出祂的作为。

我第一次观看从巴西送来的茜尔瓦妮亚的金粉录像时,我无需祷告、禁食,也不需要做其他任何事,就能知道这事出于神。我就是知道~虽然我从未亲眼见过,但我就是知道那是神的作为。

当你知道某样事情是从神来的时候,你就可以直接奔向它、拥抱它。一些人花费了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意识到这是神的彰显;另一些人仍在思考这一彰显意味着什么,他们试图掀起帕子、凑近观看。

然而,因我们立刻能知晓黄金荣耀是从神来的,我们就能凭着信心、坦然无惧往前行。我们早已习惯了(属神的)新事,因此不像别人那样会感到震惊。

我们位于耶路撒冷与美国弗吉尼亚州阿什兰的聚会总有大场面,而神总在这些大场面里彰显并宣告属于祂的新事。很久以前,我们的“历年”就是一次帐棚营会,而下一“历年”就是下一次帐棚营会;人们以365天的间隔来区分旧年与新年,而我们以营会来作区分,因在我们的营会期间,上帝总是向我们显明新事,并在我们的属灵生命与事奉中设置新内容。

我的父母在1955年建立了帐棚营会,那年的整个七月我们都待在营会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营会持续的时间继续增加至10.5周,从初夏开始到劳动节(Labor Day)结束。每年夏天,我们都有机会听见预言——“耶和华神如此说-Thus saith the Lord”,就是神所宣告的新事。这些年来,我们成为渴望“新事”的人群,不断聆听神的声音,并不断听见神的“新事”。

神向我们显明的时候,我们就喜乐地宣告“新事”,因我们明白,正在宣告“新事”的时候,就能看见它发生。耶和华若如此说,就必如此向我们彰显。那些传讲、宣告“新事”的人们,最终要让新事彰显。这样,我们就能看见神向我们宣告的事物。难道耶和华神不曾如此应许说:

你们不要记念从前的事,也不要思想古时的事。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发现,你们岂不知道吗?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 --《以赛亚书》43章18-19节

看哪,先前的事已经成就,现在我将新事说明(宣告),这事未发以先,我就说给你们听。...都当向耶和华唱新歌,从地极赞美他。 --《以赛亚书》42章9-10节

神的眼目正在寻找属祂的儿女——他们凭着信心抬约柜踏入水里,这样,人们就跟随他们的信心。一些人坚持站在水边,他们把脚趾放进去,拿出来,然后再次放进去,他们一直在试水温。然而,现今不是试水之时,乃是勇敢踏入之时——抬起神的约柜前行,带领神的子民进入“新事”。

1998年秋天,主耶和华向我们提及了“新事”。有一天,祂对我们说,他想让我们在1999年11月15日以前进入“新事”。我们仍然不知道是什么“新事”,我必须说,我们对其一无所知。因此,我只能用这一名词来表述它。

通常来讲,“新的-New”是一个形容词。我们说,“新的”膏油、“新的”异象、“新的”梦想、“新的”神迹流动。然而有时我们并不知道神要为我们做什么新事,因此只能抽象地谈论它,把它简写为“新事”。在过去的一年,“新事”已成为我日常词汇的重要一环。它不仅用作形容词,而且越来越多地被用作名词。我们不知“新事”将是什么,于是不能用它形容未知。我们只能简单地说:“我们正进入新事”。

什么是“新事”?今日我们仍不完全能明白。那是我们未曾看见的、未曾经历、未曾在其中流淌、未曾理解、未曾显现的,也是我们未曾亲眼看见神所彰显的。因此没法表述它,只能简单地称它为“新事”。

对于今日的彰显,我们并非脑海里一片混沌。我们确实知晓,我们正在经历的是神荣耀的新浪潮,这浪潮不同于我们所见过的任一次浪潮。它们之间非常不同。其他的浪潮确实进入过神的教会,但烈度都比不上现今这次。它是全新的。

我们明白,新的浪潮是神在河流里的作为,是祂在荣耀领域里的作为——我们现在只能明白这么多。我们一边走一边学,那也是“新事”的一部分。

这一次神荣耀的新浪潮是非常汹涌浩大的,有的时候,我们在其上驾乘破浪,而另一些时候,我们则完全被它吞没、被它压倒、被它充满。这一浪潮如此汹涌浩大,它的重要性远超任一人。我们在浪潮之中、在浪潮之上,人们看到的、知道的只能是神的浪潮——而非某一人。这不是属于人的浪潮,而是耶和华的灵的浪潮。

那年的整个秋季,我每次讲道的主题都是“新事”。有些讲员把信息传递给在场的听人,但我发现,我更多地是在对自己讲道。我一直在传讲“新事”,直到“新事”成为我的一部分。毕竟,若我们仍未领受,怎么能分赐出去呢?若我们仍未做到,如何能挑战人们去做呢?一些人必须永远站在前排,按着神的旨意而行,他们不畏惧人们射出的批评之箭,也不畏惧人们的闲言碎语。

为了这一刻,我早已做好了准备,人们认为我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最了解我的人能证实这一点。人们总在谈论我,这只是又一次罢了。当我们站在神作为的最前排时,人们总感觉我们有点奇怪。然而,若我们得着了神的膏油,若我们得着了神的触摸,我们才没时间去理会别人都说了些什么。

查尔斯·旺南伯格牧师(Charles Wonnenberg)夫妇

1998年的夏季营会期间,来自长老会(Presbyterian)的可爱的查尔斯·旺南伯格牧师(Charles Wonnenberg)夫妇一家同我们在一起。一天晚上,瑞尼.麦克林弟兄(Renny McLean)正在传讲新歌的道,在讲道的末尾,他让人们围成一个大圆圈,在圣灵里唱歌(灵歌),并等待新歌赐下。忽然间,这位长老会牧师就开始唱新歌,他的整个身体都随着这歌而摇摆: “崭~~~新的,甘~~~甜的,奶与蜜,会幕音乐,流淌啊,流淌。”

他不断重复这歌词,他的手似乎正把他最深处(人的灵里)发出的新东西画出来。他的歌曲,把极大的自由和喜乐带进那天的聚会里。我知道神正在做的事是新的,我知道那是甘甜的,我知道那就是奶与蜜,我知道那些正在流淌。从那时起,我很少用“新”这个词,而是把这个词唱出来,就像那天晚上这位长老会牧师所做的那样。

瑞尼.麦克林弟兄(Renny McLean)

我持续在传讲神已经告诉我们的话——祂要我们在1999年11月15日以前进入“新事”。有时,我在讲台前画出一条线,并邀请会众们与我一同跳过这条线。我会说,“这边是旧的,那边是新的。我们因着信,必离开旧事、进入新事。”接着,我就从线的一边蹦到另一边,也就是凭着信心进入新事。

我们不明白什么是“新事”,我们也不清楚神要做什么,但我们凭着信心从“旧事”迈向“新事”——无论它们指什么。我们离开过去,走向现在与将来;我们离开已知,跨入未知的领域,也就是我们必须完全信赖、倚靠主的领域。

在迈入这一领域前,我们无需把所有事搞清楚。我们可以先进入,然后让新事在我们面前渐渐展开。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新事的揭幕式而已,后面还有多而又多。

1998年夏季营会结束后没几周,神就开始告诉我们“新事”。营会期间,我们并未意识到神会给我们一个从“旧事迈入新事”的截止日。然而,现在时间紧迫,神真的要做“新事”了。

第五章 黄金荣耀降临在浸信会的弟兄姐妹身上

The Golden Glory Falls on the Baptists

感恩节前两周,也就是1999年11月15日(神给我们的截止日)的前一天,我接到美国佐治亚州奥斯特尔市(Austell, Georgia)友谊浸信教会(Friendship Baptist Church)的鲍勃.谢特尔斯牧师(Pastor Bob Shattles)的电话,这个教会离亚特兰大(Atlanta)挺近。他说,他的秘书一年前曾参加过我的一次聚会,秘书建议邀请我去他的教会里讲道。秘书提出这建议那阵子,鲍勃牧师特别忙以至于忘记了这件事,但最近神又一次提醒了他,神告诉他,若他邀请我,神要带领他与会友们进入全新的荣耀领域。

鲍勃.谢特尔斯牧师(Pastor Bob Shattles)

我对他说:“好吧,碰巧下周四晚我要到亚特兰大,在那以前的两天我都有空。”我给自己预留了几天的假期待在家里,因为那是感恩节的前一周。我说:“如果你能来把我接上,那么下周二、三、四的晚上,我都能待在你的教会里。”他很高兴,说他们这周日就要把我的行程计划,向会众们通知。

11月12~13日,我和麦海士夫妇(Mahesh & Bonnie Chavda)一起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夏洛特市(Charlotte, North Carolina)聚会,我们能感觉到一些美好的新事在聚会里发生。周五晚上,上帝吩咐我在讲台前画出一条假想的线,然后跳过去。神要让我们完全离开旧事,踏入新事。那个周日是11月15日,我回到了弗吉尼亚州的营会驻地,有迹象表明,我们已经踏入“新事”了。

 麦海士夫妇(Mahesh & Bonnie Chavda)

11月17日,我在鲍勃牧师的浸信会教会里启动系列聚会。我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温暖的人,教会里的会友们特别温暖、友好。第一个晚上,他被神提到天国宝座室,超自然的膏油从他的手上流出来——每只手都至少流出了1/4杯膏油,他必须把自己的手托成杯形,这样膏油才不会流下来。

第二天早间聚会临近结束时,超自然的膏油再一次出现在鲍勃牧师的双手里,于是他就使用这些膏油去膏抹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们。周三晚上的聚会里,我看到他的脸上、脖子上都出现了金粉。当我提醒他时,他回答说:“我已经知道了,我能感觉这些金粉在我身上。”

那几天的聚会特别棒,我们很快就意识到,我们已经踏入美好的新事里了。“这是神荣耀的新浪潮,”我对鲍勃牧师说,“这是‘新事’,是神在今时今日的作为。”我们都因此而欢喜快乐。

感恩节那天,我打电话给美国乔治亚州奥斯特尔市的鲍勃牧师,计划祝愿他感恩节快乐并询问他们的近况,而我听到的电话自动语音回复是如此激动人心,以至于它震撼到我的灵魂,他的留言如此说:“我是友谊浸信会的牧师鲍勃.谢特尔斯,来吧~我们正一场属灵复兴中,神的荣耀以金粉、超自然膏油的方式落在我们身上,祂在我们中间行了极大的神迹奇事。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像这样的电话自动语音回复,于是我把把鲍勃牧师的号码给了几个朋友,让他们也打电话过去。我知道,我的这些朋友只须听见鲍勃牧师的话语及他声音中的恩膏,就要亲身经历属灵复兴。

后来,我又给往鲍勃牧师的家中挂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里描述了我到他们教会后发生的事。那是现象级的。周日早间聚会时,金粉如雨,从天上降落到教会里,全体会友都见证了这一幕。周日晚间,一些会友在前往教会参加聚会的路上,发现头发里出现了金粉。对他们来说,这多么令人兴奋啊!我也是!

那一个周日,鲍勃牧师教会里的一位会友捡起两颗小金粉,把它们粘在透明胶带上,放进她的圣经里作纪念。几天后,她去医院看望一位朋友——这位朋友的手背上长了一个大肿瘤,已定下手术切除的排期。朋友问她是否带了祈祷布(prayer cloth)来,她回答说没有,她忘了带。这时,她忽然想起自己的圣经里有一片粘着两颗小金粉小的透明胶带。

“你能把金粉放在我的肿瘤上吗?”朋友问道。

于是,她拿出粘着两颗小金粉的胶带,放到了朋友手背的肿瘤上。

两位女士忙着聊了5~10分钟,当她们回头再看那只手时,癌症肿瘤已经消失了。计划做手术的医生给这位女士做了检查,确认她身上已没有任何癌症的迹象。

后来在鲍勃牧师的教会与事工里,继续发生了许多极大的神迹奇事。不久,他与比尔.利根牧师(Bill Ligon)一起,在美国乔治亚州的布伦瑞克(Brunswick, Georgia)的基督教更新教会(Christian Renewal Church)启动了一系列的复兴聚会。那场聚会原计划只有一周,后来持续了30周,把数千人带进了神的王国。

比尔.利根牧师(Bill Ligon)

几个月后,我在法国贝尔福特(Belfort, France)的一间先知学校,与塞缪尔.莱茵(Samuel Rhein)牧师一同事奉时,神启示我,让我回去与鲍勃牧师一起同工几天。安排好行程后,我就搭乘飞机前往布伦瑞克,参加他的复兴聚会。第一天晚间,聚会开始后的20分钟内,我坐在讲台前看见金粉如阵雨倾泻到讲台上,一连4~5次。我感到很吃惊,神做了一件非常特别的事。

后来,鲍勃牧师与我一起上了几个电视节目,他在弗吉尼亚州阿什兰的男士聚会里作讲员,并与我、德怀特.琼斯(Dwight Jones)一道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人格林维尔的卡多米尔斯(Caddo Mills, Greenville, Texas)举办营会,他还成为1999年我们夏季营会的讲员之一。鲍勃牧师持续前行,进入神“黄金雨-Golden rain”的荣耀,在他所到之处,黄金荣耀四处彰显。

鲍勃牧师所经历的这一次神迹奇事的新浪潮,在各个方向上提升了他的事工。更多的人得救,极大的医治神迹也籍他的双手流淌出来。他还带领更多的人经历到了这一切。他撰写出版的图书《复兴之火与荣耀--Revival Fire and Glory》详细记录了这些神迹奇事,已经成为畅销书,而且他也计划在未来前往美国各地与列国举办特会。

(未完待译,请代祷)

第六章 又有一些事工抓住了神的荣耀

Other Ministers Catch the Glory

第七章 神迹奇事的春季与冬季

A Winter and Spring of Signs and Wonders

第八章 1999年夏季营会发生的神迹奇事

Signs and Wonders in Summer Campmeeting 1999

第九章 美国达拉斯与奥兰多的黄金荣耀

Golden Glory in Dallas and Orlando

第十章 孩子、青年人与黄金荣耀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and the Golden Glory

第十一章 通过读书、电话、收听广播电视节目,获得黄金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