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贝尔送给包文婧的情人节礼物,竟然是破烂出租屋……

今天情人节,#包文婧哭了#上了微博热搜。

因为在妻子的浪漫旅行中,包贝尔悄悄地还原了和包文婧以前一起住的出租屋,在房间里摆满了两人的旧照片……

迈进门的一瞬间,包文婧根本没有办法管理好自己,瞪着眼睛走进去,转眼望进室内样子的时候,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捂住嘴巴,瞬间泪崩,连耳环掉了都顾不得了。

包贝尔煮了一小锅“出租房标配”的方便面,两人坐上简陋的小床,一个人先上去扶助桌子,另一个人再坐到桌边,就像原来生活在这里时一样。

一遍流泪一遍吸着鼻涕,语言中都快要听不出什么逻辑了,因为她都还记得,以前的床比包贝尔还原的床要窄,记得当时的房间里满地怕蟑螂、还有屎,没有暖气……

这个东北姑娘,带着哭腔流着鼻涕,但还是改不了说话的硬气劲儿:“我还能一直坚持呢,我多牛。”

相恋14年,结婚4年,跟着一无所有的包贝尔走过多年,是啊,真的很厉害。

也许你看过不止一个这样的视频,也许你读过几十本爱情小说,或者有着上百部爱情电影的阅片量,但也许你依然只能看到别人的爱情的样子。

但这不是因为爱情不存在,也不是因为那美好的爱情并不属于你。

也许只是因为在疲于奔命,忙乱的追逐“更好”生活的路上,忘记去看爱情的模样。

在每日憧憬便捷、干净、舒适的居住环境时,却忘了在昏暗、狭小房间中,与你为琐碎小事争吵,仍不舍离开一直陪伴着的他/她。

你还记得你们在什么样的房子里相爱的吗?

但是没关系,有我的宋先生在

——住范儿粉丝 等我长大flying

研究生毕业,我俩千里迢迢从广州来到了重庆。

单位是一个有些年代的研究所,方便还便宜,很符合我们初入社会,一切为了省钱的宗旨,哈哈。

看到宿舍的一瞬间,万念俱灭,真的笑不出来了。

但是没关系,有我的宋先生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地板一片片贴起来,积了几层厚的灰冲洗好几遍才干净,破损的窗户和玻璃透明胶带贴一下,旧到看不清桌面的桌子用贴纸贴上,墙面周围贴了干干净净的一圈。

没有床板的床怎么睡?万能的宋先生在街边正在装修小店铺,和师傅搭讪,买来木板,一片片扛回去。

家终于有了点模样。这是我们离开父母庇护,第一次自己独自生活的小窝,简陋却干净、舒适,温馨。

宋先生加班到深夜的那些夜晚,我天南海北到处奔波出差的日子,因了这个小家和家里牵挂的人,因了对未来更好的家的向往和梦想的一点点变为现实,不再那么劳累。

一年时间过去,宋先生还在身边,依然如故,甚至更加理智的宠溺我,变成了老公,哈哈。

我们也搬离了单工宿舍,马上要入住装修好放置了快1年新家啦(当然,装修的那段日子,没少在住范儿这里取经验呢)。努力工作,热爱生活,一切都会刚刚好的。

相差5年,我们还是在努力地一起往前走

——住范儿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编辑

第一次到他住的地方,感觉有些“文化冲击”,因为一直没走出校园的我,从来没住过合租的小屋子。

小到只有一张床,两个柜子就摆满了,卫生间都要合用,还不怎么干净。

但是我住进去之后一边适应,一边给我们打造一个更干净整洁一点小窝。

我是初出茅庐的应届生,他是尚不完全成熟的北漂,我比他大5岁,顶着周围人们不理解的压力,在一起已经快一年了,现在我们另租了干净、整洁的10平米的小房子,继续一起努力。

期待是有的,但就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是今天一起走,然后明天也一起走,后天也一起走吧。

50块钱的床头柜、50块钱的茶几,50块钱的矮柜用来放电脑……

——住范儿粉丝 小耗子

我老公当初追我的时候,没车没房没存款,然后我没要房车没摆酒没要聘金就嫁给了他。

后来刚好单位要分一批大点的宿舍,我刚结婚就分到了一个大单间。

当时为了省钱,除了床、床垫和衣柜买了新的,别的家具都在城中村的二手店淘的。

50块钱的床头柜、50块钱的茶几,50块钱的矮柜用来放电脑……

晾衣服只能晾在公共通道,自己的蕾丝内衣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现在我们也有车有房有孩子了,不久的以后也会有猫的……

即使只是一间一米二宽的小卧室,我也想邀请你加入

——住范儿粉丝 爱夏

现在就和男朋友挤在一间小小的床只有一米二宽的小卧室里(我男朋友也就180+斤),

那间小房子是我自己租的,我要他住进来的哈哈哈,因为当时候有点冷,我贪图他的大暖炉(他睡觉比较热)和厚被子。

实际上请他进来也是正确的,我的生活中从此多了一个“充电大臣“,我不记得给电子产品充电,他就会记得把我的东西找出来充好。

但是矛盾也有,比如睡觉他老控诉我动来动去睡成歪的让他没地方,但有时候我半夜醒来明明他占的更多,我们就各自不承认哈哈哈哈说下次要照片为证~

现在买了新的房子,已经装修了,整个房间比较明亮,通风也好,储存空间也变大了……

因为篇幅原因,有一些征集的故事未能放进来,但我希望这篇文章依然能够帮你看见爱情。

那么你呢,你的第一次同居故事,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