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下惊现纸箱女尸,现场留下的三张神秘扑克牌引猜测,真相竟然是.....

 

杭州扑克牌女尸案

整理:诡匠

来源:《今日说法》、法制网、人民网

我刚毕业那会儿在杭州找了份工作,从某租房网站上找了个交通便利、房租便宜的小一居,就靠近世纪大道。

我租的地方是个老居民区,这样的老居民区现在统一被称为“某某村”,楼底下就有各种饭店、小超市和菜场。

夏天纳凉的老大爷摇着蒲扇牵着狗慢慢悠悠的往凉亭走,放学的男生女生骑着自行车“嗖”的从身边经过,夹在夕阳余晖里的,是小区门口烤串和煎饼滋滋的香味。

发小来找我的时候我刚下班,冰箱里还塞着隔夜的炒饭,我回头看了一下没收拾的屋子,心虚的出了门拽着他直奔楼下的烧烤店。

喝了两杯之后他问我怎么想起来租这儿了,我说过了桥就有公交车,房租还便宜,怎么看怎么合适。

他起初没说话,我也习惯了他一向如此的性格,插科打诨的接着聊了些有的没的,酒足饭饱之后我送他出去打车。

临走的时候他欲言又止,最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注意安全,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叮嘱弄得浑身发毛。

“前两天这边,刚死了个人。”

我被他这句话吓得不轻,随即想起来前段时间好像是看到网络上有关于这件案子的讨论。

最先发现尸体的是拾荒的程大妈。

早上8点左右,程大妈像往常一样经过世纪大道的一座桥,她习惯性的往桥下看了看,发现桥下沟里有个大纸箱子。

估摸着这纸箱子也能值几毛钱,程大妈就下了桥,结果一拉箱子,却感觉沉甸甸的,自己费了好大力气才拖动。

程大妈一想这不对啊,连忙看了看那个箱子,箱子里塞着被子,被子上还有斑斑血迹,程大妈吓了一跳,就叫来了同伴一起撕开了箱子上粘的胶带纸。

一打开,一具尸体露了出来,程大妈和同伴吓得爬起来就跑了。

死者是女性,警方来的时候并没有在现场找到任何能证明她身份的证件,箱子里的她蜷曲着身子,左侧卧倒在地。她上身穿米色外套,下身穿黑色裤袜,没穿鞋子。微黄的长发有些凌乱,右侧额头上有明显的伤痕。

法医经过初步勘察判断,死者20岁左右,身高一米五八,面部已经变形,是先被掐死,而后身上又遭受了多处钝器打击。

另外,仅从尸体的表面来看,她的耳朵上有打孔,左边有三个,右边有两个,鼻子上还打有鼻钉。左手左脚都有明显的纹身。

因为死者打扮很时尚前卫,警方猜测她生前可能是在发廊或者美容院工作。

世纪大道是余杭一条主要的交通枢纽,平时车来车往,不可能是杀人现场,应该只是个抛尸地。

装尸体的纸箱也并不特殊,贴满了透明的胶带纸,隔着胶带纸可以看到纸箱上印着:某某家居用品、时尚生活美的承诺、XINYUE,这样的字样。

然而这起案子最令人觉得惊奇的是,裹尸的被子里有三张没有任何痕迹的扑克牌。

黑桃5、黑桃K、方块J。

这三张扑克牌的出现,使得这起杀人抛尸案瞬间变得像是名侦探柯南里的现场。

警方也对这三张扑克牌进行了各种分析,初步分为以下几种推测:

1.凶手或者死者沉迷打牌,经常接触到这类的物品。

2.凶手在挑衅,故意留下这样的记号,或许后续还会演变成连环杀人案。

3.受害人在死前留下的,用来暗示真凶是谁的信号。

警方走访了余杭当地的棋牌室和游戏厅,因为这种牌随处可见,很难找到具体出处,牌友们也反应,近期没听说过因为打牌引起大的纠纷。

而且走访的人群里,也没有人认识死者。

不仅如此,警方还在余杭张贴了上千张有明显特征的尸体照片,包括耳洞和纹身,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而且在失踪人口信息系统数据库里,1500多条身高年龄相仿的失踪女子信息,也没有一个是死者。

随后,警方通过“余杭公安”的微博,把死者的纹身、衣物、扑克牌等信息公布了出去,希望有知情人士可以提供死者的信息。

24个小时内,警方接到了将近一万个电话和短信。

因为人命关天,也因为三张神秘的扑克牌,全国很多侦探迷都对这起案件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和看法。

有人觉得这和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第十四个目标》里的扑克牌杀人相仿,或许凶手也是个柯南迷,扑克牌指代的是下一个受害者的名字。

还有些网友觉得这是受害者生前留下的求救信息:

揣摩完字面意思,还有觉得可以从手机按键下手的:

虽然每一种猜测都看似很合理,但这些猜测并没有其他信息来印证,扑克牌这条路进入了死胡同,警方此时决定换个思路来突破。

想要找到凶手,首先要确定死者的身份。

他们从女子身上的纹身下手,首先走访了余杭城区的纹身店,然而店主都说这个纹身不是在他们这里刻画的。

此时,百度纹身贴吧里,也有几个纹身爱好者给警方作了分析,这个纹身可能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从纹身质量来说,也是比较低档次的一个纹身。

死者身上的这个纹身,很可能就是在路边摊的小店里纹出来的。

既然如此,纹身这个线索也被放弃了。

因为扑克牌和纹身都没能揭晓答案,警方认为这些或许是凶手为了干扰警方查案的无关项,于是把目光重新放到了案发现场发现的其他线索上。

通过在裹尸棉被上提取到的一个鞋印,警方认为,作案的应该是一名青年男子,身高在1米73左右,不仅如此,警方还在被子上提取到了男性的体液,如果凶手有案底,那么很快就会被比对出来。

与此同时,在对该路段的监控排查的时候,3月14日晚上一辆蓝色的电动三轮车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电动三轮车上面装了一个箱子,进入了抛尸的现场,半个小时之后,他在下一个监控探头里出现了,此时车上的箱子,已经消失了。

而且这个监控里三轮车上的这个箱子,和案发现场发现的箱子体积相同。

如此看来,三轮车上的这名男子,很有可能就是抛尸人。

可惜的是视频太模糊,当时天又太黑,很难分辨出男子的长相,但从他驾驶三轮车来看,不可能是长途跋涉来的,凶手距抛尸地应该不远。

因为这类三轮车都没有牌照,警方在对余杭区内的300多辆三轮车进行排查之后,依然没能确定运尸的到底是哪辆车。

就在案情又要陷入僵局的时候,一名余杭本地网友的留言让这起案子,重新看到了侦破的希望。

他说,死者曾经和他2月份在联盟小区里见到的一个人,长得很像。而这个小区,也是警方在这么多天对案情的分析之后,被列为重点调查范围内的小区。

在对小区的走访中,一家杂货店的店主认出了箱子上的胶带纸,而且在3月10日左右,曾经有一名男子来买了两卷透明胶带。

就在这时,痕迹组也从之前被子上提取到的男子体液比对出了,和一名安徽籍男子何某吻合,而这名何某此前也在余杭工作一年多,就住在这个联盟小区,并且在今年3月15日,退房搬走了。

通过调查,何某从余杭辞职去了江干区一家制衣厂打工,警方立即抓捕了何某。

“我杀了我女朋友。”

何某在被抓捕后,很快就坦白了自己的杀人事实。

死者小程是他的女朋友,去年12月,通过网络聊天两个人才认识的,今年2月,小程来过余杭三天。

小程94年出生,她的年轻和朝气很快就打动了何某,当时两个人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小程也向何某坦白,自己抽烟喝酒,在淮南的一个理发厅里上班,何某也表示自己不在乎这些。

何某今年24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他很喜欢小程,也对和小程的感情充满信心,因此对她出手很大方,在自己也不太富裕的情况下,把自己仅有的钱都打给了小程。

认识不过三个月,他已经给小程花了七八千块钱。

今年3月10日,小程再次来到杭州和何某同居在了一起,他给小程描绘着两个人的未来,打算弄辆车,两人一起做街头小广告的生意。

可是小程对他的想法并不上心,整天泡在网上,还和一名男性网友聊得火热。

何某和小程吵过几次,但是每次都以不愉快收尾,有的时候情绪上头说出来的话就有些偏激,他曾和小程说,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他就自杀。

但是小程仍旧不以为意。

在一次争吵之后,何某一气之下把电脑摔坏了,没想到小程就去网吧继续聊。

3月13日,小程出门后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回来,而且上床倒头就睡。

何某气不过,他觉得小程欺骗了他的感情,毁掉了他对未来生活的全部梦想,一怒之下,何某掐住了熟睡中的小程的脖子,小程几乎没有反抗就没了动静。

怕她不死,何某又用抽屉猛砸了小程几下。

小程死了,何某想跟着自杀,在他脖子上和手腕上至今还能看到刀口,但是第一次没死成,第二次就失去了自杀的勇气。

随后,何某把小程的尸体装到了纸箱里,放到了楼梯底下,他不敢再住在那个杀人现场,就匆匆忙忙搬离了小区。

过了三天,何某觉得放在楼梯下不是办法,就借小区饭店的三轮车把尸体运到了国道旁的世纪大道。    

而关于那三张引发了热议的扑克牌呢?何某是这么说的:

“我只记得我的抽屉里原来就有扑克牌,作案时我很紧张,用抽屉砸她,可能就是那时洒落的,或者她无意抓落的。杀人后,我先将她的尸体上半身用被子裹好,再装进纸箱,扑克牌可能是这样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