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的“婚闹”,何时止?

   

今天在朋友圈里看到这样的视频,

想必大家并不陌生,

但是从视频中的气氛来看似乎并不太和谐

这让我想起了前几日,央视网看到的一条新闻:

“早上接亲堵门,我老公和摄像师还没进来,接亲的人就冲进来了,找鞋。一眨眼的功夫,屋里一片狼藉,等摄像师进来想拍点唯美片花,根本没有。我坐在床上,摆好的婚纱裙摆也被掀起来了。”

      结婚前,山东新娘小贝的老公就给她打过“预防针”,然而,现实还是跌破想象。2017年7月,她精心准备三个月的婚礼现场,就像网络上滑稽的“买家秀”一样,糗得她猝不及防。

  一阵热闹过后,小贝终于被抱进婚车,随车队去往新郎家所在的村子里。

  “刚一下车,他们好像想冲我来,被我婆婆叫住了。”小贝被家人以最快的速度护进了屋,但新郎小涛却被兄弟们拉扯着去了村口。

  一众人把小涛的外衣外裤扒掉,用透明胶带捆在路牌杆子上,塞进去一件红色的女士内衣,开始往他身上浇啤酒。有人跑到附近的垃圾桶里翻出一袋过期面粉,捡回来撒在他身上。“整蛊”持续了大约20分钟。

  如果时光重来,会拒绝被闹婚吗?小涛说,自己是这些兄弟里结婚比较晚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2018年12月9日,陕西咸阳,一对新人结婚,好友为了庆祝,把新娘新郎用胶带捆在电线杆上,然后用皮带抽打新郎,一个人打完再接着打。

  2018年12月7日,河北张家口万全区,一新郎被亲友脱光衣服披着褥子“游街”,当时气温在零下17度左右。目击者称,这是当地的习俗,结婚办事都要逗一逗新郎新娘。

  婚闹的前身是“闹洞房”,据记载,这种婚礼娱乐方式最早可追溯到汉朝。

  近代学人杨树达在《汉代婚丧礼俗考》考证,“而为之宾客者,往往饮酒欢笑,言行无忌,如近世闹新房之所为者,汉时即已有之。”《汉书》上也有记载,“新婚之夕,于窗外窃听新夫妇言语及其动止,以为笑乐。”

  古代,盲婚哑嫁是常态,素未谋面又毫无性经验的新婚男女,进入到洞房,就像进入了一片未知的荒原。参加婚礼的人们只能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对新人有所启发,有的甚至是直接传授经验。“闹洞房”则成了无数代新人的性启蒙公开课。关系心理学家胡慎之认为,性压抑可以在性游戏中找到发泄口,而闹婚中的各种游戏,都是具有性的倾向的。

  据北京市通州区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通州区近年来针对包括“闹婚”在内的不良民俗开展了以“简俭减”为主题的移风易俗服务项目。其中,“简”是指:婚庆事宜简单办;“俭”是指“丧事节俭办”,“减”是指“其他喜庆事宜(升学、晋升、生日等喜庆活动)减量办,甚至不办。

  诚然,移风易俗是一个需要多方努力,“细火慢炖”的过程,但每一场婚礼的主导权却是实实在在掌握在每对新人和每个家庭手中。愿意花上几个月来筹备一场风光体面的婚礼,就千万别“傻白甜”地靠法律托底,去偿还撕破脸的人情债。

  其实,新人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把那些明星婚礼的爆款单品搬到自己婚礼上,当然也有能力对出格的行为说不。要知道,底线往往是默许的。”(文/肖潇 于晓丹 张莉 视频剪辑/杨兆荃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