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Child 野孩子

   

Wild-Child 野孩子

Post-it ArtInstallation

对生活充满激情的人总是有一些相同的特质——他们渴望或多或少地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我在高三准备高考的时候,在我宿舍床边的墙上贴满了便利贴,记下了所有我觉得重要的知识点。在那一年中,每天夜里伴我入眠的是那些无用的公式,单词和数不清的古诗。我还记得贴便利贴在墙上这个学习方法是我在看过一个新闻之后得到的灵感。新闻讲的是一个刻苦好学的农村孩子,由于家庭太穷只好辍学的事情。期间镜头不断地给到那个学生的家,满屋的墙壁都被奖状贴满,家里唯一的装饰物就是他的课本和一面蒙灰的镜子。我盯着那间屋子出神,突然回想起小时候也有一个用奖状塞满整个屋子的愿望,可惜我除了能吃之外没什么优点,自然也没有完成心愿。

    然后我就决定用便利贴来代替。本来我以为贴一两张就会腻了,没想到我竟然上了瘾,开始单纯地为了贴满而贴。有时我即使是看到一个我早已掌握的知识点,我还是会劝自己说,你会忘掉的,快记下来。

    慢慢的,我贴了一整面墙,然后竟然产生了一丝成就感和一些依赖感,仿佛是它创造了我一般。鳞次栉比的贴纸好像一扇窗帘,好似一方只属于我的天地,在集体的宿舍中给了我一些隐私感。

    更令我想不到的是,毕业这么多年后,我早已把大部分的知识还给了老师们,但我却依然清晰的记得每张纸条上的知识点和它所在的位置。我还清晰的记得在我脚边的楞次定律和我一侧身就能看到的“铁马冰河入梦来”。

    我还记得那时我懒得起床,喜欢把便利贴揭下来,看完之后再贴回去,直到我发现它们的黏力不够了,开始自动脱落了,我才害怕起来,用透明胶带牢牢地把它们都粘好。

    后来,过了很久,我才开始慢慢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企图做一些事情,来显示自己真的在用功学习。其中的心理估计就跟在景区拍照一样,试图留下某些痕迹,表示自己真的来过。那一墙知识就像鲁迅在桌子上刻下的“早”一样,给了我一种融入高三生活的错觉,它让我忘记了我总在班级垫底的事实,它给了我一股没来由的自信心。现在我特别感激能看到那个农村孩子的新闻,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今天我看到了一间屋子,小孩子把墙上都贴满了便利贴,与我不同的是,他们在上面画满了画。可无论是怎么样的符号,我竟能从中找出一点熟悉感和归属感,像是儿时最爱的动画片主题曲,只消前奏一响,记忆的开关就被啪哒一下打开,我好像参与了全程的创作,完全能够体会到他们正在创作的时候的激情和完成之后的成就感。

    他们在用之前的旧房子作为一个壳,在创造一个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天地,没有父母的看管没有老师的督促。我能想象,当他们把最后一张便利贴贴上墙面的时候,整个房间已经再也不是原来的房间了,而是一件崭新的完好的充满童趣的艺术品,对此我深有体会。

    可惜我是在高中之后才能体会到这种快乐,这是一种相视一笑,秘而不宣的神秘和默契,几个人默默地做着仿佛惊天动地的大事,几个人心急地想快点完成好跟别人炫耀。

    真的多想在他们创作中就加入他们,然后和他们一起创造一起体会这种乐趣。有小伙伴一起创作真好,有人可以分享乐趣真好。

   那些便利贴的内容以及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自己完完整整地放到自己的天堂中。羡慕这群小朋友也羡慕他们的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