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纯牛奶 | 102 王麻子剪刀和我的三个故事

 茶不会凉

故事很暖

哈哈

第102杯茶

The Tea

1

二娟儿茶铺

2019年2月4日除夕

三个小故事

人类的本质是鸽子吧。

之前刚写了第四季的开头就开始鸽了,为了给2019年开个好头,所以在除夕这一天挣扎着把最近脑子里的一些小玩意儿敲下来。

虽说我们是茶铺,但不是之前网上流传的“爷爷炒的茶”那个骗局TAT,我们可是正经文字铺子,不会商化的。

除夕

猪年来咯!

今天来讲的是一个简单的小文,可能会浪费你接下来的几分钟,嗯,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昨天贴春联的时候,我挂机了,本来是万般拒绝不想再和老爸贴春联,但看到那把黑铁王麻子剪刀时,还是决定挂机LOL。

这剪刀,有点东西的。

每年贴春联的时候都是这老三件,一把黑铁剪刀、一个红漆木凳子、一卷宽透明胶带,我很奇怪它们是怎么做到搬家三次还始终不分散的。到了特定的时间,它们就会重聚在一起,提醒我,噢又要贴春联了哈,又要握着那把从随便就划我一道口子到连剪胶带都费力的王麻子黑铁剪刀,迎着冷风为老爸剪胶带了。这任务看似简单,却不顺利。我需要有眼力在合适的粘贴位置预备出合适长度的胶带;我需要盯着春联以防老爸贴歪还不承认;我需要注意旁边小孩放炮别弄我新衣服上;我需要和来来往往的邻里交流拜年,装出“别人家孩子的优越感”,考的不好的寒假真是分外不想完成这个任务……

当然也开心啊,我是真有整理分类的控制欲,春联提前买回来放在那里我就不开心,贴起来心里就特别开心;贴春联以前要在小房、地下室、楼道都贴,所以肯定是要提前穿上新衣服的;而且最重要的,贴完春联,所有的任务就结束了呀,坐等过年就好了。

其实大可以用更方便的双面胶,这样可以省却很多工序,但是好像,没了透明胶带、王麻子剪刀,那个在旁边的小孩子的身影就不再需要了吧。

高中同学可能知道,我的发型总是齐齐的马尾,我也解释过原因,因为这是我自己拿王麻子剪刀,咔擦剪出来的。这个一本正经的描述总会触动小伙伴的笑点,但其实这个背后还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秘密,至少在当时的我看来非常重要。“每次考试之前剪头发,顺便许个愿,考试就能考好。”我也不知道是从何时自己给自己框定了这么个邪门歪道的规律,并且基本上大部分时间都坚持下来了。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有个同学考试之前突然就变成了齐齐的发型并且考好了!我困惑不已,难道,她发现了我的秘密?

这习惯到高考后才逐渐忘却。

最后一个故事就弥漫着傻逼的气息了,我应该也是从小就决定了现在的气质吧。剪毛裤。北方的大家都穿过那种毛裤吧,就是拿毛线一针一线织出来的,很扎人必须配秋裤一起穿、造型丑丑的、颜色还花花绿绿的……而我在一次无意间把毛裤搞出个洞洞之后,真的爱上了把毛裤线头揪开的感觉,那种紧密缠绕的毛线裤,只需抓住洞洞处的线头轻轻一用力,就能得到一堆卷卷的毛线,多爽啊!当然干坏事之后,爸妈的混合双打也是爽到飞起。所以我便像有执念一般,拿我的王麻子剪刀剪出洞洞、拿健身球砸出洞洞,享受揪开线头的快感。

这三个简单的小故事,好像是二娟儿的童年啊。

糟了,怎么这么快好像就本命年了。

祝大家新春快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