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

   

这可能是摇滚乐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了。

据这个简短的视频所表达的,音乐大约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嗓门大的,比如重金属,另一种是嗓门小的,比如纯音乐。区别这两种音乐的主要原因就是分贝的大小可以影响粮食的心情,心情不好农作物们就不乐意照着自然的生机规划传宗接代,而是调转枪头化作一亩摇滚丧逼们。

这个观点就比较值得商榷了,照这么说的话大跃进时期主要影响亩产量不达标而导致全国地区上报数字弄虚作假的根本败因就是农民们种地时喜欢唱那些振奋人心,音域高昂的红色歌曲,损害到了农作物对音乐本身美的追求。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农作物都是容易受外界影响的自由主义分子,怪不得北欧的荒野那么多了。

其实将人以外的生物/非生物使之人性化后通过人类社会的符号语言去改变它们的物质结构是早有典范的,比较著名的就是江本胜的作品——《水知道答案》。当时我记得是2009年,国内的科普读物的出版量还比较稀缺,所以自然引进了已经在日本火爆的江本胜。

不论对错与否,这本书的叙事文字和图文并证的风格的确使得江本胜的研究通俗易懂。全书共122张水结晶的图片来佐证他的伪学术观点——水分子能感应人类情绪。

而他的实验方法——放置两瓶同样的矿泉水A和B,A水每天受到道德沦丧般的辱骂,而对另一瓶B水则嘘寒问暖捏腰捶腿,不需数日即可发生分子内部结构的变化而导致备受宠幸的那瓶A水甘甜可口。

这个实验模式因其简单好玩的也受到中小学生的追捧,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上半年全国小学生浪费米饭数量为4268碗,下半年小学生吵架嘴炮水平直线升高,为将来王者荣耀的“社交”功能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其实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我觉得江本胜的思想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肤浅。其实他想隐晦的告诉大家,不管是人还是水,娇生惯养的就会被干掉,这个社会是丛林法则,猪都是要养肥了再吃的。

可显然这样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也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一朝破功,晚节不保。媒体爆料他开了一个公司贩卖自己理论中被冠以“高能水”的完美晶体结构水,售价大约人民币180元一瓶。比王思聪泡泡面的斐济水都要贵上数倍。

江本胜的成功非常有可能受到了赵丽蓉和巩汉林的小品《打工奇遇》的启发,眨眼间京都水贵,主妇的家门口站满了江本胜公司的推销员。这也同时让其他民间科学家找到了出路,那就是写书出版,自卖自夸。

互联网的普及和出版业的掘金业务——“自费出版”助涨了民科老哥们的气焰和热情。一时间牛鬼蛇神瞬间充斥了早期贴吧、天涯等论坛,唯有豆瓣坚守着智商战场上的底线一步不让。

同样也是2010年,对这些民间科学家的研究成果之观察集大成者的高铭老师探查到了他们较为垂直的驻扎地——精神病院。并写出了畅销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本书当年我也读过,内容是高铭老师和几十个病例的长期对话,其中大约有两三个惊艳到我,剩下的恰如书名所示,就是想象力丰富了点。

可是这票哥们已然不愁吃喝,套着条纹病号服就可以遨游在自己的四维世界里。还有些同类则依然受到物质生活不丰裕的困扰,挣扎在小康线上。

天涯第一风流名士杨神经(本名杨传生)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在农忙期下地干活,其他时候都在QQ上免费问诊。

好像是因为治死了人,终究被天涯封杀。但无论如何,他的四万多粉丝中依旧有一部分追随者他的脚步,迈向对万物本源的探索。

据其中一个潜伏在杨神经身边脱粉转黑的知情人士说,神经哥有一本自己摘录的大辞典,厚达340多页,每一页都是一些学术词汇和大词,诸如原癌基因,表型逆转之类使我这种平头老百姓恍若见到天人下凡,先跪再说。

名士杨靠着这本大辞典的在每当自己的创作和意淫遇到困难的时候,就会抓个数字阄,然后翻到相应的页数和行数,行文必将突然畅通无阻,这样意识流的佛系写作方式,当真是不愧对他惊天泣鬼的本名——杨神经。

其实杨大侠选择的西医是一条相对困难的道路,中医反倒是更加适合民科学者们来为自己的理论找研究对象的渠道,而当量子理论风靡全球之际,最聪明的小火车头已经在北京东直门医院将其二者融合起来,全然抛开义乌小商品市场般对量子理论的应用,一骑绝尘,身后尽是量子化肥和量子拖鞋。

《中国针灸》杂志在前日刊登一篇名为《试论量子纠缠与针灸》的论文,作者呢自己表达比较含蓄,认为自己只是走在了前沿科学的阵地上,实验成功的话未来扎母亲就可以治小孩儿了。

我觉得他实在是太保守了,因为他的理论从根本上解决了海外留学生看病贵的问题,同时证明了打一个喷嚏可能真的是有人在骂你了。

其实我刚才介绍的些都是清粥小菜,接下来这位比较能够代表民间科学家叫做何文涛,他的主要研究方向,那就是同样困扰着几十亿人的能源问题。而解决能源问题的好办法就是再生能源,可是再生能源显然对于他来说不够过瘾,只有永动机才是流芳千古的唯一门道。

何文涛发明的牙膏永动机

他在互联网上被人熟知,是因为他结合了道家仪轨与跨越人鬼两界的鬼魂永动机而闻名。但实际上何文涛的逐梦经历远不止于此。

出生在攀枝花的何文涛早年就与传统玄学结缘,在一个钢管林立的建筑工地门口,被一名身披军绿色大衣,满脸胡渣的男人夺路拦住,并告诉何文涛远非池中之物,一遇风云便可化身为龙,顺势赐名何松昂,成功骗到10元钱。在这桩两厢欢喜的街头算命中,注定了何文涛的传奇人生。

等待命运眷顾的何文涛在20岁时就意识到温室效应导致的气候变化对全人类的巨大威胁,自认为至少也是个攀枝花救世主的他,扔下了手中的螺丝刀走出正在实习的家电修理厂,立志造出永动机来维护世界和平。

奈何时运不济,智商之神并没有降临,读书速度犹如老牛犁地的何文涛暂时将发明永动机的崇高理想安放在心中的一个角落里,为了填饱肚子,重新从事到机械修理的行业中去。

2008年是何文涛走大运的一年,他向我们证明了这个世界的并不平凡,而是你不善于观察。通过阅读表弟的《高中物理学教科书》,何文涛的内心隐隐涨热,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呼唤,厂妹的香唇遮蔽不住何文涛的理想,他毅然决然再次投入科研事业,但这次的何文涛沉稳了许多。

蛰伏五年,受到同为民科人士的刘维新的启发,何文涛摇出一手乾之大有卦后何文涛埋头疾书,下笔有神。鸿篇巨作《永动机被我发明了吗?是的,这绝对是真的》引爆贴吧。

文章图文并茂,看似简陋的通过小马达,胶带,矿泉水瓶盖和铁丝组装出的永动机在透明玻璃上宛如一头苍茫野兽。奈何世人无知者众,居然群起而攻之,根本没有发现美和真理的眼睛。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下,何文涛的心理和精神都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何文涛意识到了网络喷子对自己的影响之大,于是决定不再求助于贴吧证明自己的成功,他开始辗转于国家专利局和科研所,希望证明自己的理论。可惜倾力在研发永动机的何文涛没有把智商分出来一点点给其他部分,扭头就被专利公司诈骗7000多元。

终于在能量创生和消灭能量的不断试验过程中,何文涛走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科学尽头,开始转而研究道家系统中巫术的部分,并“成功”发明了鬼魂永动机。

这项创举对于何文涛来说有着多重意义,首先他奠定了人类至高无上的地位,三界之内唯我独尊,作法能使鬼推磨,通过鬼魂劳动力来达到物理学意义上的做功,这是埋藏在何文涛心中多年的帝国主义的复兴。

另一方面,何文涛在奴役鬼魂之于,还发现了自己和人类导师雄鹰高飞一样的网红天赋,开始收钱给网友远程做法,驱逐邪魅,一手精钢菜刀舞的虎虎生风,肚皮上刻画着的正是他沟通天人之际的宇宙符号。

说句心里话,我相信还有许多和我一样文科毕业的朋友或是科普知识不够丰富的同学,实际上都会担心一件事,就是当下互联网的信息如此繁杂,如果我们遇到了像是杨神经或是何文涛这样的人,究竟会不会被蒙蔽?双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会造成我们判断力的基本缺失,也许民科还比较容易辨别,那有专业杂志背书的量子针灸又怎么说?

给钱就登的学术杂志,自费就能出版的民科读物,娱乐至死的互联网环境。之前的熊氏老方和蒙药心脑方事件就是它们的产物。

千万不要小觑这些人的影响力,毛总指挥早就说过了,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