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孔摄像头拍下的秘密

 

李莉搬进新建的二层小楼后,诸事不顺,先是家中被盗,再是车窗被砸。

迷信的她跑到山里求了一尊佛放在家里辟邪,每日三拜九叩,早晚烧香。

可倒霉事还是接二连三发生,这不,开车经过红绿灯路口时她又撞上一辆摩托车。

摩托车上的年轻人躺在地上哎呦哎呦直叫,吓得她赶紧拨打急救电话。

在医院垫付住院押金后,她老公刘伟终于来了。

李莉吓得躲进刘伟怀里痛哭,没经历过大事的她话都说不清了。

在刘伟的安慰下,李莉终于平复心情,把来龙去脉讲清楚,原来是汽车刹车突然失灵,本该停下等红灯的李莉控制不住汽车,撞向对面的摩托车。

刘伟细语安抚,让李莉打车回家休息。自己先去病房看望受伤的年轻人,又去交警队配合调查,处理完这起事故已经到第二天了。

说起刘伟,真是邻里街坊都夸赞的三好男人,和李莉从来没有红过脸,家里大事小情都是他一人操办,建房搬家都没让李莉操一点心,买的新车也是送给李莉作代步工具。

连素来挑剔的多年好友倩倩都夸赞她有福气,说刘伟除了工作一般,其他方面都算是优秀。

李莉一方面接受各方的羡慕称赞,一方面享受着刘伟的付出关爱,那时的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

李莉一夜未睡,在家焦急地等待处理结果,刘伟回家后拍着她的后背好言劝慰:“没事,咱们可以私了,多赔些钱给对方就解决了。”

李莉闻言安心,躲在刘伟怀里,感受着这个完美男人的心跳,当初她嫁给刘伟除了看上对方的英俊潇洒外,更是被刘伟的善良忠诚感动,婚后踏实的刘伟用臂膀为她撑起一片天。

后来李莉去了一趟医院,把医疗费全包后又多付了两万块钱作为补偿,年轻人见她如此爽快也无意为难,收下钱便出院回家静养。

李莉因为这件事吓得再也不敢开车,把车钥匙交给刘伟,让他去修车。自己开始坐公交上下班。

她还抽空跑去好友倩倩的单位咨询个人保险和车险的问题,从倩倩给她推荐的几款中选了赔偿最全的车险,又给自己买了份巨额意外保险。

她的原话:“我运气太差,万一哪天出了事赔的钱留给我爸妈养老。”

倩倩一边涂指甲油一边嘲笑她:“乌鸦嘴!”

过于迷信的李莉觉得新房不吉利,决定搬回原来的旧房子继续凑合,甚至还打算卖掉新房,刘伟不信邪,非要用自己的阳刚之气震慑那些煞气,李莉只好同意他留在新居暖房。

一段时间后,一切相安无事。刘伟不仅没倒霉,还加薪升职啦,从机电厂员工直接升到副主任,从苦逼工人摇身一变成了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的领导阶层。

李莉在刘伟劝说下又搬回新居,修好的汽车也再次成为李莉的代步工具。

李莉在郊区化工厂上班,距离有些远,坐公交要倒两班车,不如开车便利。虽然她对上次的事故还心有余悸,但为了节省上班时间她还是接过了刘伟递过来的车钥匙。

俩人的日子一如往常亲密,不同的是刘伟不用再上夜班,每天晚上六点准时到家做晚饭,还特意每晚给李莉熬碗睡前美容汤。

李莉的家务被刘伟分担后,开始挤出时间学习,给自己报了提升班,准备升职考试。

偶尔和倩倩约着去美容护肤,人变得越来越年轻。倩倩无意间说起刘伟升职的秘密,原来倩倩和刘伟的主任有些交情,是她的举荐让刘伟扶摇直上。

李莉为了答谢她,送了一瓶倩倩常用的大牌香水,引得倩倩嗔怒:“小气!”

李莉巴结地说:“用完我再给买,以后你的香水我全包了!”此话又引得倩倩娇笑。

李莉这几天右眼皮总在跳,她把胶带粘在眼皮上也没用,对着佛像又磕又拜后,右眼总算安静下来。

她寝食难安,总感觉有事要发生,思来想去,她向单位请假后,一大早背着包急匆匆地离开家。路上给刘伟发消息说自己最近时运不济,想去山上求签问卦,让他不要担心。

刘伟回复的信息还没发出去,就接到警察电话,说他老婆开车撞进山路上的围栏里,人正送往医院抢救。

刘伟着急忙慌地跑进医院,守在手术室门口,一个小时后,李莉被推出来,医生摘下口罩告诉刘伟:“病人左小腿粉碎性骨折,手术顺利。但是病人情绪不太稳定,你要多开导开导。”

刘伟愣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又很快被掩饰住,抓住李莉的手感慨:“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心虚的他没看到李莉虚弱的眼神里藏着的决绝和死心。

刘伟在医院忙前忙后,同病房的病友都夸赞他不仅长相好,性格也好,既贴心又实在。李莉听后冷笑一声,一旁的刘伟摸不透她的意思。

这中间,倩倩也来看望李莉,浑身的香水和大红色的指甲在简单素净的病房格外显眼,面对倩倩的关心,李莉的态度却不冷不热。

出院后李莉更是性情大变,躺在床上颐指气使,指挥刘伟做这做那,还挑三拣四,生气时还会破口大骂,宛如泼妇,刘伟累的头发都白了几根。

倩倩摇着细腰上门,边给李莉削水果边劝:“养好身子要紧,刘伟够辛苦的,别跟他置气。”

李莉看着锋利的水果刀在倩倩手里转来转去,觉得自己像极了她手上被削皮的苹果,又闻到她身上熟悉的香水味,忍不住吐起来,刘伟只好送倩倩离开。

之后李莉对刘伟的语言暴力变本加厉,承受不住压力的刘伟索性连续几天也不回家,对李莉逐渐冷淡,不管不问;回家后也是睡在楼下,任由楼上的李莉歇斯底里。

半年后,李莉的腿完全康复。

刘伟要求离婚,他俩去民政局领完离婚证后,李莉扬着倔强的脸质问他:“你是不是背叛了婚姻?”

刘伟一改好男人形象,英俊的下巴扬着,睥睨一切:“是的,你在事业上又不能给我帮助,还让我事无巨细地照顾你,我累了。”

“你还做没做其他对不起我的事?”

面对李莉的咄咄逼人,刘伟不敢直视,呛声道:“想多了吧!你是不是迷信得走火入魔了!”

他没想到几天后李莉一纸诉状把他告上法庭,罪名是蓄意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