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感谢我们没有被送去精神病院

 

昨天在电梯里,那个女孩被抬进来的时候,声嘶力竭地在咒骂着抗议。

而她被很粗的布条绑在担架上,还被透明胶带缠得严严实实,完全动弹不得。全身上下唯一自由的,只有没有被封上的嘴,她逐渐由嘶吼变为哀嚎,由抗议变为哀求。

四个身穿制服的壮汉抬着担架一言不发,跟着进来的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听口音不像是北方人。他劝担架上的女孩安静一点,先去医院,而且,这都是她自找的。

显然,这个男人是女孩的父亲,但是在女孩口中,他并不是生父,这个无从判断。

女孩总在喊一句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我默默低着头,不忍心看那个女孩,听到他们的对话后盯着那个男人。当他撞上我这个陌生人的眼神时,只有疲惫和空洞。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他几次躲开我的眼睛,我不知道这时候他能不能体会到来自陌生人对一个父亲的苛责。

一路上,我开着车,想起经常能够听到来自很多家庭的争吵,听到过各种孩子的嘶吼,不止一次。

那些孩子,现在应该没有像那个女孩一样被送去精神病院吧?

每个家庭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恐怕总有发疯发狂的时候吧,可能为了一件新衣服,可能为了一次游乐场的诺言,可能为了自己的爱好不被认可,可能为了自己被误解和伤害……

所幸,我们大多数孩子并没有被父母送去精神病院,接受强制的治疗。

而那个女孩,又该对这个世界多么得失望。

从前一点一滴逐渐建立的美好愿景,可能就随着这样一次经历彻底被打破了。等她离开那个地方,回到生活中来,会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呢?

彻底击垮一个人的尊严,哪怕是孩子,对她意味着什么,成年人是否能想象得到。

我们该感激我们的父母,在我们最疯狂最不可理喻最竭斯底里的时候,没有把我们送去精神病院。感谢他们没有把我们当病人,当疯子。

生活的残酷和美好都在于比较。

而过得好的人是不会轻易拿自己的生活同别人进行比较的。

前几天我爸给我发了这么一条信息:

哈哈,爸爸文墨底子差,早些时候考个中专就不错了,高兴得不得了,再者在事业上为你帮不上忙,只能尽当大人的爱心罢了

那时候再想起这些话,已是泪流满面。

再普通不过的出身,没有任何优越条件的加持,这些我从来没有嫌弃过啊。

相反,我时常满怀感激,感激他们教会我如何做人,感激他们给我一个自由民主的家庭教育,感激他们支持我做的每一个决定,感激他们让我成为今天的我。

父亲,

母亲,

这是我们永远的命题,需要用尽一生去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