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感谢我们没有被送去精神病院

昨天在电梯里,那个女孩被抬进来的时候,声嘶力竭地在咒骂着抗议。而她被很粗的布条绑在担架上,还被透明胶带缠得严严实实,完全动弹不得。全身上下唯一自由的,只有没有被封上的嘴,她逐渐由嘶吼变为哀嚎,由抗议变为哀求。四个身穿制服的壮汉抬着担架一言不...